• 榕城监狱及时调解服刑人员家属建房纠纷 2019-06-17
  • 全运有约:李克敏谈天津市群众体育工作开展情况 2019-06-14
  • 带你走遍近半湖北,2018千万粉丝走进鄂旅投网络大V招募 2019-06-14
  • 【高清组图】新疆福海县50多万头(只)牲畜浩浩荡荡转向夏牧场 2019-06-12
  • 世界醉美10条街道,亚洲只有中国上榜! 2019-06-12
  • 英工程师被捕 英媒称向中国泄露F-35B战机机密 2019-06-11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 2019-06-11
  • 卢锋:宏观经济呈现企稳向好走势 2019-06-06
  • 股市跌得再狠,照样削尖脑袋想去圈钱 2019-06-06
  • 安徽通报2018年上半年全省旅游投诉情况 2019-06-01
  • 新IP定向--福建频道--人民网 2019-05-29
  • 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东方智慧 2019-05-18
  • 第十二届长春消夏节16日启幕 一大波活动等你参与 2019-05-16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5-16
  • 戚薇带病签书惹粉丝心疼 “明亮语录”再成励志语 2019-04-27
  • 第二十一章:死去的张莉

    海南4十1体彩网 www.iicvv.com 作者:木萧萧 | 发布时间:2018-04-08 11:58 |字数:2038

    “铃——”就当我坐在原地发呆的时候,地上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

    不是我的手机,是张莉的。

    我犹豫了好久看着手机上备注的妈咪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莉莉???睡了吗?妈妈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可揪心,老感觉你出什么事了,想给你打个电话问问?!?/p>

    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刚刚憋回去的眼泪再一次止不住得往外流。

    “喂?莉莉?”电话那头又穿来轻声的呼唤。

    “嗯……”我刚刚从鼻腔里面吐出来一个音节电话那头就传来另外一个声音。

    “哎呀,你挂了吧,孩子估计都睡了,明天还有课你打扰她干什么?有事那天再说不迟!”

    是张莉的父亲,等他父亲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电话就被挂断了。

    我一个人趴在天台的围栏上,眼看着夜色越来越浓重,听着楼底下的嘈杂声越来越小,眼泪也越来越多。

    有那么一瞬间我看着对面荒废的教学楼我只想从围栏上跳下去一了百了。

    真的是太累了,我现在只身一人举目无亲,就连难过都不知道跟谁说。

    教学楼已经陆陆续续开始熄灯了,没人会注意到五楼痛不欲生的我,除了……周墨渊以外。

    “别难过了?!?/p>

    看得出开他不是会安慰别人的鬼……让他看着我在这痛不欲生也挺为难他的。

    “周墨渊,你还知道你一百年前是怎么死的吗?“我突然转过身看着他漆黑若渊的眸子,他那么年轻,会不会是……死于非命。

    他听到这个问题本来俊美的脸上眉头又皱成了一团,看得出他并不喜欢这个问题。

    我急忙补上了一句,“你若不想说就别说了吧?!?/p>

    是啊,仔细想想周墨渊其实挺可怜的,死了百年之久却只在这时间游荡,这百年为鬼的日子,无人攀谈,日子肯定很孤单吧。

    “知道自己怎么死的鬼这会已经重新投胎了?!?/p>

    他随我沉默了许久才开口道,“我有我自己,必须要完成的事情?!?/p>

    必须要完成的事情,会是什么事情呢?

    我虽疑惑但是我并没有开口问,毕竟,他一百年都没完成的事,就算告诉我了,我区区一个连活人都?;げ缓玫娜?,怎么会能帮得到他呢?

    “我要完成的事其中一件就是跟你结了冥婚?!彼蝗话盐易牖持?,热烈的吻使我不容抗拒。

    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才明白有些事是不可抗拒的,都是命中注定的,在怎么挣扎都没有什么用。

    我索性不挣扎了,任由他索吻。

    十一点,灯火通明的教学楼只有零零星星几个教室亮着灯了。

    我浑浑噩噩地在后半夜回到了宿舍。

    腿脚上的无力感让我走得很慢很慢,我回去的时候柳依依已经睡着了?!?/p>

    我轻轻帮她塞了塞被子,幸亏她睡着了,要不然看见我这幅模样肯定要追问。

    明天就星期五了,张莉的假条就要到期了,若是下周一张莉没有出现在众人眼前,就真的瞒不住了。

    我想到着,情绪又乱了三分。

    夜里,我一直梦见张莉,她反复朝我重复着一句话,“再见了,楚媛媛?!?/p>

    再见了,楚媛媛。

    从此之后再也见不到了。

    当我猛地从床上做起来的时候,外面的天灰蒙蒙的,闹钟上显示已经十点多了,手机还没电,关机了。

    柳依依去上课了在桌子上留下了字条。

    我今天一中午都没课她也没叫我。

    我打开窗户,外面的风很大,很多白色的塑料带和树叶在地上打转,校园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坐在书桌前轻轻叩击着桌面,心神不宁。

    腹中传来阵阵的痛感,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大姨妈就登门拜访了。

    宿舍里面的姨妈巾不够了,我拿了件厚衣服想出门去买。

    “哎?同学你去哪?”我刚刚出门还没下楼就被宿舍拦着了。

    “去外面买点东西怎么了?”我看着她一脸慌张的样子,疑惑地问道。

    “学校出事了,任何人不得出宿舍?!彼掖颐γ戳艘痪?,“你赶紧回去吧?!?/p>

    我听到这里心猛地提了起来。

    学校出事了?出了什么大事都不让出门?

    我还没来得及问,她就匆匆忙忙下楼了,屋里面手机铃声突然震耳欲聋。

    是柳依依。

    “喂?媛媛!”我一接通电话那边的柳依依就哭的泣不成声。

    “怎么了?依依?”

    “张莉!张莉她……死了!”电话那头的柳依依泣不成声,而我手一抖,手机没抓住就直直掉到了桌子上。

    死了……张莉死了……我差点没站住栽倒在地。

    “她的尸体被挂在…国旗台……”电话中柳依依因为惊恐而变得囫囵吞枣的声音让我的情绪彻底失控。

    “周墨渊!”我疯狂的喊着周墨渊的名字,在第三声落下的时候周墨渊出现了我的眼前。

    看着他微微有些慌忙的眼神我就知道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张莉死了……皮,也没有了?!?/p>

    柳依依跟我说过的话又被周墨渊重复了第二遍,我一把推开他,打开宿舍门疯狂的往宿舍楼下跑。

    宿舍的人大多都知道了这个消息,本来就围在走廊里的人群看着我突然跑了出去,目光都聚集在了我得身上。

    我无心顾及这么多了,就连宿管老师想要拦我我都没管,直接冲出了外边。

    偌大的学校只有我一个人在疯狂的奔跑着。

    还有周墨渊跟在我身后。

    到国旗杆下面了……

    学校的领导都到了,辅导员站在一群大腹便便的人群中被问得哑口无言。

    我望着国旗杆下面,隐隐约约看见了血肉模糊的尸体。

    “谁啊这是?不是说了吗无关人等都呆在教室和宿舍?”校长大声得朝我吼着,我来不及辩解,唐瑞就出现在了我得身后,显然他也知道了这个消息。

    警车的唔鸣声从不远处传来。

    我顾不了那么多了,硬着头皮挤到了人群的最前面。

    血水已经蔓延到了国旗台下面,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是我反胃。

    我看着被人扒了皮的张莉,看着她被暴露在空气中的肉体。

    这,到底是谁干的?。?!

  • 榕城监狱及时调解服刑人员家属建房纠纷 2019-06-17
  • 全运有约:李克敏谈天津市群众体育工作开展情况 2019-06-14
  • 带你走遍近半湖北,2018千万粉丝走进鄂旅投网络大V招募 2019-06-14
  • 【高清组图】新疆福海县50多万头(只)牲畜浩浩荡荡转向夏牧场 2019-06-12
  • 世界醉美10条街道,亚洲只有中国上榜! 2019-06-12
  • 英工程师被捕 英媒称向中国泄露F-35B战机机密 2019-06-11
  • 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全生产法 2019-06-11
  • 卢锋:宏观经济呈现企稳向好走势 2019-06-06
  • 股市跌得再狠,照样削尖脑袋想去圈钱 2019-06-06
  • 安徽通报2018年上半年全省旅游投诉情况 2019-06-01
  • 新IP定向--福建频道--人民网 2019-05-29
  • 为完善全球治理贡献东方智慧 2019-05-18
  • 第十二届长春消夏节16日启幕 一大波活动等你参与 2019-05-16
  • 楼市下半年或持续降温 房地产长效机制加速推进 2019-05-16
  • 戚薇带病签书惹粉丝心疼 “明亮语录”再成励志语 2019-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