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俗专家谈端午与新疆渊源 2019-02-16
  • 李鹏国的行为是对善良的一种打击,暴露了资本主义的道貌岸然的虚伪本质,女白领的同情心是值得赞扬的,只有不够,没有毛病 2019-02-16
  • 恒大集团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2-13
  • 第20章 凌夏清没穿裤裤

    海南4十1体彩网 www.iicvv.com 作者:一鸣 | 发布时间:2018-09-29 14:27 |字数:2436

    吃过了午饭之后。

    李东很快来到了后面的池塘当中,他想要查看那一下,池塘里面那些海鱼的情况。

    昨天的时候,李东将池塘里面所有的鱼都捞了上来,然后挨个摸了一遍。

    想让所有的鱼都变大,今天李东刚一来到这里,就发现池塘里面的所有海鱼,竟然全部长大了半尺。

    就连最小的鱼也有将近一尺的长度。

    这样一来,李东感觉到自己要卖大价钱了,将池塘里面的海鱼收拾了一番之后,只等着下午运输车的到来。

    大约下午三点的时候,太阳的威力稍微减弱了一些。

    运输车很快的来到了李东门前,然后,只见车上面坐着凌夏清。

    这个骚婆娘竟然重新换了一件衣服,穿上了一件碎花的裙子,精心打扮了一番,脸上也是涂着淡淡的脂粉。

    看到对方这副打扮,李东更加能够确定一件事情。

    凌夏清这一次去到镇上,肯定要去会见赵成业,要不然干嘛打扮的这么风骚,特别是一想到今天上午,凌夏清看见自己身体的那副表情,明显就是一副发春的样子。

    很快,李东那些海鱼也被搬上了运输车,然后一行人向着镇上的方向而去。

    这辆运输车上面能够坐四个人,这一次来了五个人。

    其中一个人负责坐在车厢后面,随时观察着车厢后面,那些海鱼的情况。

    因此,车座上面,司机和另外一个人坐在前面,而李东则是跟凌夏清坐在后面。

    “夏清婶,咱们大约多长时间能到镇上?”

    坐在车上面的李东,目光一边向着夏清婶那一身碎花裙子瞟去,一边跟夏清婶聊天。

    而今天夏清婶的心情特别好,一副春风得意的样子,不论李东说什么,对方都是很痛快的回答着。

    “咱们到镇上要半天的时间,路上不好走啊,全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的?!?/p>

    伴随着一路的颠簸,天色逐渐的黑了下来。

    车里面的空间原本就很小,伴随着车辆的颠簸晃动,李东感觉到自己左边肩膀,已经紧紧的靠在了夏清婶右边肩膀了,两个人挨得非常近。

    加上两个人穿的都特别少,这么近的距离之下,两个人几乎是肉贴着肉了。

    原本李东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伴随着两个人肩膀的不断摩擦,李东竟然感觉到肩膀上面微微有了一些感觉。

    这种相互摩擦的感觉很是奇妙。

    夏清婶的皮肤又白又嫩,就好像是少女的皮肤一样。

    “夏清婶的皮肤好光滑啊,简直跟雪梅婶的皮肤有一比了?!?/p>

    李东心里面暗暗想道。

    正当李东不断遐想的时候,车辆前面出现了一个大坑,接着,汽车猛烈一个晃动。

    “哐当……”

    整辆车晃动的幅度很大,李东瞬间感觉到身体不受控制,本能的伸手推住座位。

    一伸手之下,李东竟然感觉到自己左手一下子摸到了一片光洁柔软。

    李东顿时反应了过来,猛然将手抽了回来。

    刚才竟然摸到了夏清婶双腿中间,更加巧合的是,李东这一伸手之下,直接伸入到了对方裙子下面。

    而刚才的那一团光洁、柔滑,估计就是夏清婶双腿中间的感觉。

    夏清婶虽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李东能够看出来,对方也有了明显的感觉,当下脸色变得微微酡红。

    “夏清婶,我……”

    李东还想要跟对方说声抱歉,但是,夏清婶却冲着李东说道。

    “没事?!?/p>

    李东刚才触摸之下,已经是感觉到有些异样。

    左手居然在夏清婶双腿之间,摸到了一片毛丛,加上李东摸的位置比较特殊,正是女人比较敏感的地方,当下让李东有些怀疑。

    “这个夏清婶不会是没有穿内裤吧?”

    这样一想之下,李东更加感觉到很有可能,心里面对于夏清婶的印象更加深刻了,这个夏清婶居然为了约见刘成业,提前连自己内裤都没有穿!

    一想到这里,李东心里面嘿嘿一笑,无论如何,自己这一次终于是抓到了夏清婶的把柄,心中暗暗想道。

    “夏清婶,你不是之前一直瞧不起我吗?想不到你也有把柄在我手上?!?/p>

    一想到能够用手上的把柄,让夏清婶难堪,李东心里面就有一种复仇的快感。

    当下李东则是悄然凑到夏清婶的耳边,低声说道。

    “夏清婶,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好像是摸到了不该摸到的地方?!?/p>

    李东故意低声这样说,虽然车内的空间很小,李东刻意放低了声音,只有车里面的夏清婶能够听到。

    而一直坐在前面的那两个男人,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面发生的事情,那两个男人聊着天,也根本没有注意到后面的李东和夏清婶。

    听到李东这样一说,夏清婶的脸色显得有些紧张,故作严肃的看向了李东,低声说道。

    “东子……这件事情夏清婶不怪你,希望你别乱说就行?!?/p>

    在李东的理解当中,对方这句话里面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不要将摸到的地方乱说,二是不要将没穿内裤乱说。

    当然,夏清婶并没有直接说明白,李东也是听得似懂非懂。

    李东则是装出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说道。

    “夏清婶,我不太明白,什么东西不要乱说?”

    一边这样说着,李东的表情露出一种天真无邪的样子,仿佛李东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一般。

    这顿时让夏清婶在心中暗骂。

    “这死娃子,居然在我面前装糊涂,难道非要我说出来才明白吗?!?/p>

    特别是看到李东那副表情的时候,夏清婶更加觉的李东这娃子话中有话,好像是知道了自己没有穿内裤的事情。

    原本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情,可是,让她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意外,竟然让李东这贼娃子发现了。

    凌夏清也知道,李东这娃子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几乎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也没有他不敢说的话,加上之前的时候,凌夏清自己曾经得罪过李东,恐怕李东恨不能找个机会报仇呢。

    现在,李东终于是找到了一个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这个机会呢?

    越是这样想,凌夏清就越是感觉到李东这张嘴不靠谱,说不定真的能够将这件事情能够传扬出去,到时候,万一传到村主任的耳朵当中,后果恐怕不会太好。

    一想到自己老公下面那活儿,因为找小姐染了病,一时半会儿做不了那事了,要是知道自己穿的这么骚,肯定会往别的方面想,肯定认为她在外面找男人了,到时候家里面还不闹翻了天。

    凌夏清可不想看到这样子的结果,她顿时感觉到这件事情可大可小。

    而关键就在于李东。

    再看向李东的时候,发现李东这娃子的眼神不老实,老是往自己两条大腿上面乱瞟,身体也是忍不住往自己身上乱蹭,

    看到李东的这种表现,凌夏清哪能不知道李东在想什么。

    “这贼娃子,还真是色胆包天了,连老娘的的美腿都惦记上了?呵呵……那好,我给你一点好处,让你乖乖的听话?!?/p>

    她也知道,李东这个小子是吃软不吃硬的,想到这里,凌夏清心念电转。

  • 民俗专家谈端午与新疆渊源 2019-02-16
  • 李鹏国的行为是对善良的一种打击,暴露了资本主义的道貌岸然的虚伪本质,女白领的同情心是值得赞扬的,只有不够,没有毛病 2019-02-16
  • 恒大集团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