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民俗专家谈端午与新疆渊源 2019-02-16
  • 李鹏国的行为是对善良的一种打击,暴露了资本主义的道貌岸然的虚伪本质,女白领的同情心是值得赞扬的,只有不够,没有毛病 2019-02-16
  • 恒大集团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2-13
  • “君儿”

    海南4十1体彩网 www.iicvv.com 作者:冰寂渊月 | 发布时间:2018-11-11 16:21 |字数:5738

    喧嚣的白日已经过去,渐渐陷入沉睡的城市寂静无声。

    无云的夜空中星光璀璨,两条明亮夺目的光带交错着将夜空分割成不同的区域。

    屋檐下,卡索不再仰头观摩几乎微不可动的星辰,转身折回屋子里。

    “剑灵?”

    虽然没有烛火的照明,但是柔和的星光足够让卡索看清屋内的一切。窗沿旁,弑神剑孤零零得躺在桌案上,它的周围洒满了鲜花。

    没有听到剑灵释的回应,卡索快步走了过去,再次呼唤了一声剑灵释,可是依旧没有得到半分回应??ㄋ鞯哪抗饴湓诼赖南驶ㄖ?,微微一怔。

    不知是不是因为无法将外物带入弑神剑中,剑灵释总是将采集到的鲜花汲取灵气后扔在弑神剑的周围,失去灵气后的鲜花便会枯萎无色??墒茄巯?,卡索却发现这些鲜花虽抛弃在弑神剑的周围,却依旧娇艳欲滴,并没有半分被汲取灵气的迹象。

    “剑灵?你在吗?”

    卡索心中隐约闪过一丝不安,略带紧张得不断呼唤着剑灵释,期望得到他的回应??上Я季?,除了他的心跳与呼唤,周围也只有远处辽溅与潮崖隐约的说话声。

    就在卡索准备外出寻找剑灵释的踪迹时,他布下的结界传来一阵振动,似有人正在进来。

    “皇柝!”掠身出门,卡索就看到本是去片风坟上的皇柝正站在小院的门口。

    皇柝张了张嘴,似要说些什么,但却几乎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ㄋ骺辞逅揪拖缘糜行┌尊钠し羯戏鹤乓徊闼榔?,顿时大惊。

    “辽溅!潮崖!快来帮忙!”卡索来不及多想,瞬间移到皇柝的身边将已经无力倒下的皇柝扶住,一边大喊道。

    “小、小心……”皇柝蠕动着嘴唇,只来得及说完两个字便失去了意识。

    卡索抱着皇柝,焦急得看向他的身后。本应该和皇柝一起的月神并不在他身边,而是看到卡索出现后便远远退开,消失在了夜幕之中。但即便如此,卡索依旧还是看清了月神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出什么事了?”听到卡索的声音,辽溅和潮崖赶紧出了房门。

    看清卡索扶着失去意识的皇柝,两人皆是一愣。

    “怎么就皇柝一个人?月神呢?”辽溅接过皇柝,与潮崖相视一眼,看向卡索。

    “先不说这些,你们赶紧帮皇柝止血疗伤!”

    一想到消失的月神,卡索的脸色就无比凝重。他并不清楚皇柝和月神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不能放任月神一个人离开。

    “我去追月神!”

    辽溅和潮崖根本来不及阻止,便只能眼睁睁看着卡索孤身一人消失在了黑暗中。

    “这……现在怎么办?”潮崖帮着辽溅扶着皇柝躺在床榻上,然后不安得问道。

    “王说了,让我们先处理皇柝的伤势?!绷山ν埠艿P目ㄋ骱拖У脑律?,但是他更遵守卡索离开前下达的命令。

    “潮崖,我扶着皇柝,你撕开他的衣服看看他究竟伤的如何?!?/p>

    “好?!庇辛肆山Φ闹富?,潮崖也压下心中的不安,优先处理起皇柝后背的伤势。

    只是在撕开皇柝后背的衣服看清他的伤势后,潮崖不敢置信得睁大了眼睛。辽溅见状连忙问道:“怎么了?”

    “是毒!”

    皇柝的后背心上插着一柄完全没入其身体的匕首,伤口红黑一片,不断渗出的黑血散发着腥臭的气味,让人不禁作呕。

    “这、这怎么可能?!”潮崖看着直插皇柝后背的匕首有些眼熟,不禁多看了一眼,发现匕首手柄处刻有熟悉的“月”字,顿时惊呼出声。

    “是月神!这匕首是月神的!是月神伤了皇柝!”

    “不可能!月神为什么要给皇柝下毒还重伤他?”辽溅不相信潮崖的话,但是等他看清插在皇柝后背的匕首手柄,也只能沉默。

    “不管是不是月神干的,我们现在也做不了什么。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祛除皇柝身上的毒!”

    “如果仅仅是处理这刺伤,我们或许还有办法,但是解毒……我们哪有什么办法?”潮崖为难得看着皇柝后背缓慢扩散的毒素。

    “解毒……”辽溅将皇柝俯卧在床榻上,一时间也想不到好办法。只是不断品味着潮崖的话,他猛地一拍手,有了好点子。

    “对!解毒!潮崖,你看着点,我马上回来!”辽溅也不说什么,站起身就冲了回去。

    没等潮崖反应过来,辽溅就抱着一只熟悉的药箱出现在了床榻边。只见他打开箱子,不管三七二十得将药箱里面所有的瓶瓶罐罐都放在了旁边的案台上。

    “找到了!”几乎将所有的瓶瓶罐罐都拿了出来,辽溅才翻找出被藏在最里面的一只巴掌大的墨玉匣子。

    “潮崖,快将皇柝扶起?!绷山θ〕鲆涣4判忍鹞兜赖暮谏┩柚苯尤疏氐目谥?,帮助他咽下。

    “你这是给他吃了什么?”潮崖想要阻止辽溅,却根本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皇柝咽下了一粒明显不正常的药丸。

    “他这药箱里可有不少毒药,你这万一给他乱吃了什么……”

    “那也管不了那么多??!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不是吗?”见皇柝咽下了药丸,辽溅才像是彻底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床榻边缘。

    “而且我给他吃的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药?!敝莱毖禄乖诘P?,辽溅喘了一口气继续道?!拔颐窍劝锩Π沿笆装瘟税丝诎?。放心,我给他吃的是他研制出来的解毒药丸,就算没法彻底解了他中的毒,但是延缓毒素蔓延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p>

    “但愿如此?!背毖乱谰刹皇呛芊判?,但是这时候她也只能相信辽溅的判断。

    “放心吧,之前皇柝研制解毒丸的时候就说了,这种解毒丸就是针对那些难解的毒研制的,因为时间不够,所以他没能找到可彻底解毒的方子,但是现在研制出来的也是差不离了。我们要相信他的医术?!?/p>

    辽溅整了整情绪,便在潮崖的帮助下干净利落得拔出匕首,然后两人一起迅速得帮皇柝止血包扎。

    “噗!”

    就在两人将皇柝重新俯卧放平在床榻上的时候,昏迷中的话皇柝忽然浑身一阵,猛地吐出几口带着浓烈腥臭的黑血?;蛐硎鞘艿剿鞯那6?,已经包扎好的后背侵染出一片黑血,将刚换上的纱布染成一片黑色。

    “果然有效!”

    之前哪怕说的再自信,但辽溅的内心多少也是忐忑不安的。但是等皇柝吐了几口毒血后明显正常许多的脸色,和他后背黑血流尽恢复正常颜色的鲜血,辽溅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潮崖,你在这里看着皇柝,我去帮王!”辽溅一跃而下,对潮崖说了一句便冲了出去。离开前,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慎重得在房间外再次布下一个结界,确定万无一失后才放心离开。

    潮崖默默注视着辽溅离开的背影,良久才转身回去照顾昏迷中的皇柝。

    “一定要平安回来……”

    城市的南面有着一处稀疏的树林,星光下树木投影在地上像极了张牙舞爪的鬼怪。

    一颗最为粗壮的枯树上,君儿坐在枝丫间无聊得晃荡着双腿,随手将晶莹剔透的冰球抛上抛下。

    凉风徐徐中,几乎微不可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怎么?想清楚了?”一把接住冰球,君儿抬起稚嫩的脸庞嬉笑着望向来人。

    “想清楚了?!?/p>

    月神从阴影中缓步走出,紧紧握着剑柄的手昭示着她的凝重和谨慎。从她遇刺和皇柝挡在她面前的那刻起,她就再也没将眼前的君儿当成一个普通的少年。

    “那么……”君儿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对月神伸出手??上乱幻?,他脸色大变,径直后仰避开充满杀气的一剑从枝丫间掉了下来。

    而一击不中的月神似乎早就料到了君儿会避开刚才的一击,直接脚下一踩树干便扭身再次扑向迅速坠地的君儿。

    “看来……和我想的并不一样?!?/p>

    面对月神的凌厉攻击,君儿完全不像是个少年一般轻叹一声,身形微荡,在几乎贴近地面的时候如轻盈的飞絮起身飘开,三根五彩的飞羽呈品字型刺向月神的面门。

    “哼!”

    没料到君儿还能在刚才的情形下脱身退开,月神微微抿嘴反手便是挥出一剑,堪堪到达面前的那三根彩羽便被拦腰截断。只是瞥见紧随其后飞来的冰球,月神已经来不及反击,只能强行扭转手腕将剑收回挡在面前,硬是在最后一刻挡下了那枚带着凌厉气势的冰球。

    咔擦!

    无视冰球发出不堪重击的碎裂声,月神的目光紧随着站在不远处的君儿身上。她一边谨防他的暗手,一边飞快思索着下一步行动。然而闻到一丝飘过鼻翼的凌冽寒气,月神的面颊顿时泛起一抹不正常的青气。

    没有多想,月神直接运起全身的灵力在周身布下一层结界,将因为冰球碎裂而弥漫开来的白色雾气挡在了外面。只是看到雾气与灵气结界相遇时发出的嘶嘶声,月神已经青中泛黑的脸色更是难看许多。

    “居然还有力气布下结界?”君儿双手抱胸得站在原处惬意得看着被雾气包围的月神,略带惊奇道?!安还湍隳堑懔榱?,也撑不了太久。要不你再想想,改了主意,我就放你一马,如何?”

    “休、想!”月神能清晰得感受到因为中毒浑身的灵力开始凝滞??墒强醋疟晃砥欢舷诘慕峤?,她不得不强撑一口气将凝滞在体内的灵力逼出体外,努力修补愈发淡薄的结界。

    月神知道,一旦结界破损,弥漫在外面的有毒雾气便会将她笼罩。刚才只是不经意间闻到一丝毒气就已经让她灵力凝重,一旦被其笼罩,恐怕她都没法像皇柝那般还有一线生机。

    “切!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月神的一再拒绝彻底惹怒了君儿。

    可就在君儿挥手就要打破月神的结界时,远处再次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有人正在迅速靠近。

    “你是君儿?”一路循着月神踪迹而来的卡索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君儿的身影?!罢饷赐砹四阍谡饫镒鍪裁??”

    说完,卡索才注意到不远处一团雾气,里面似乎有个人影。

    “哥哥?!本浇挪缴闶掌鹆艘涣车恼?,迅速换上无辜的神情转身着急得看向卡索?!澳憧烊グ镌律窠憬?,她被人困在那团雾气里了!”

    卡索一愣,顿时顾不上思考为什么这时候君儿会出现在这里,朝那团雾气走了过去。待走近了些,卡索果然看到雾气中若隐若现的月神,只是这时候她的情况看起来十分的不好。

    “别、别过、来……”

    勉力支撑结界阻挡毒雾的月神也发现了卡索的到来,看到他被君儿欺骗走向自己,她想出言提醒他,可是发出的声音实在太过轻微嘶哑,连她自己都几乎没有听见,更何况还在几步之外的卡索。

    “君儿,你有看到是谁将月神困在这里的吗?”

    在君儿期待的目光中,卡索停在了距离毒雾还有两步的位置。不管君儿内心如何催促,卡索就那么背对着他站着,然后问道。

    “???”君儿一愣,眨眨眼睛?!拔沂抢凑椅业谋虻?,没怎么看清。哥哥,你不救月神姐姐吗?”

    “你想我救月神?”

    “对啊,你们不是同伴吗?看到她有难,不是应该出手相救吗?戏文里都是这么说的?!本险娴玫愕阃?,似乎没有注意到卡索的话有些怪异。

    “不,她重伤了皇柝?!?/p>

    “嗯?”君儿没料到卡索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顿时一愣,语调怪异得重复了一遍?!八厣肆嘶疏??”

    既然已经重伤了皇柝,为何还要对自己出手?君儿放下环胸而抱的双手,微微皱起眉头。

    “那这样的话,哥哥不是应该拿下她给皇柝大哥哥报仇吗?”

    哥哥……

    卡索叹了一口气,依旧背对着君儿没有转身。其实当初第一眼见到君儿的时候,卡索就仿佛看了那个和自己匆匆逃入凡世的少年,虽说模样并不相似,但是气质却无比类似。

    “我……当然会为皇柝报仇?!笨ㄋ骰夯荷斐鲎笫?,接近那久久不曾散去的毒雾。

    看到他的动作,君儿的心跳开始加速。因为兴奋,他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连呼吸就急促了一些。

    只是没等君儿高兴太久,一条带着高温的白龙向他扑来。而另一面,卡索依旧没有挪动脚步,但同样一条白焰组成的火龙盘踞在毒雾外,不断得吞噬着雾气。

    “你居然……”猝不及防之下,君儿只能连连避闪躲开白龙的攻击,在付出数根彩羽后才勉强打消了紧咬不放的火龙。

    “什么时候发现的?”君儿冷峻着一张脸,咬牙道。

    “刚才?!?/p>

    “不可能!”君儿一甩袖子挥手便撒出更加纤细的红色羽毛怒声道。

    卡索一改先前的轻松,神情凝重得面对君儿的攻击,一边飞快道:“快走!皇柝的事等会再说!”

    “……”

    没有了毒雾的包围,早就已经坚持不住的月神立刻收了结界跪在地上拼命得喘着粗气。听见卡索的催促,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平静得看了卡索一眼点点头,便拖着沉重的身体尽力逃离卡索和君儿的交战范围。

    没有了顾忌,卡索便不再缩手缩脚,也不再与君儿虚与委蛇,挥掌间一道似水冰幕迅速生成??沙龊跛囊饬?,那几根看似脆弱的细羽并没有被冰幕挡下。仅仅停滞了几息,那几根细羽便穿透冰幕再次朝他飞来,甚至速度更是快了几分。

    晦暗中,卡索并没有看到细羽尖端偶尔闪过的银色光芒,但直觉告诉他这几根细羽并不简单。他连退数步,运转起相较而言不算熟悉的另一股灵力,连点虚空几下,一道炽白火焰构建的密网陡然生成,堪堪在最后一刻挡在了面前。

    虽说密网间的空隙不小,但是细羽在穿过之时,依旧被交错燃烧的火焰舔舐灼烧,然后在君儿阴沉的视线下化为一堆灰烬飘散在夜风中。

    “不愧是冰王,端的好手段?!本媛斗泶痰?。

    “当不得凤凰城主的夸奖?!笨ㄋ鞑槐弧熬彼?,平淡无奇道。

    “按说我没有露出半天破绽,你究竟是怎么发现我的?”

    “君儿”的身形如水波荡漾般摇曳不定,迅速消融变化,直到一个俊朗高挑的男子出现在远处,面色阴沉得盯着卡索。

    这种影响他人视觉隐匿在人群中的幻术一向是凤凰的拿手好戏,平时也是他打发时间的小小手段,可以说除了渊祭再也没有人发现过破绽,而且按照先前与卡索他们的相处,他也不觉得卡索他们有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可按照眼前的形势看来,卡索他们又像是知道他的身份早就对他有了提防。

    “不,你的幻术没有任何破绽?!笨ㄋ骶璧每醋欧锘说囊痪僖欢?,缓缓得摇了摇头?!翱删褪且蛭挥腥魏纹普?,才是最大的破绽?!?/p>

    “怎么说?”恢复原貌的凤凰一挑眉好奇道。

    “你和这座城市中的少年并没有任何区别,但是你的哥哥在面对你的时候,并不像一个真正担心自己弟弟的哥哥。一开始,我只以为他是太过害怕我们与你之间的仇怨会伤害到他和你,才会表现的有些奇怪。但是等我们入住小院后,我却发现他面对我们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害怕,可是每次你出现,他的言行举止就会显得有些生硬,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是对你的畏惧与服从?!?/p>

    “是这样吗?”凤凰摩挲着下巴思索起来。

    “每一次,他的所有判断都是在你的建议后才有的。虽说当哥哥的会考虑弟弟的感受和建议,但是在面对危及生命的时候,一个哥哥的判断才是比较准确的,因为人生经历毕竟要比弟弟来的丰富,作出的判断也会相对更加准确?!?/p>

    “说的有道理!”凤凰抚掌笑道?!叭舴悄愕慕馐?,我还真的忽视了这方面,还真是多谢指教了!作为找到我的奖励……没有!”

    话音未落,凤凰便瞬间消失在了卡索的面前。听见耳畔风声掠过,卡索抬手便挡在了身后,宽大的弑神剑剑身轻易便挡下了凤凰的偷袭。

    “弑神剑竟然还在你的手上?!”见到卡索手中的弑神剑,凤凰便知道星轨的行动失败了,顿时面色一沉,想也不想得抽身后退。

    “你派人想要偷走弑神剑?”闻言,卡索大怒,反手抽回弑神剑的同时,几道锋利的冰刃飞速旋转着朝着不同的方向攻向凤凰。

    “嘁~”

    凤凰本想着自己解决了卡索,弑神剑由星轨取回,可是他没想到弑神剑依旧在卡索手中。对此,他心中那点对星轨的不满完全被跃跃欲试所取代。

    如果他能解决卡索的同时还能顺利取回弑神剑,那么在渊祭面前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想到渊祭会对自己更加重视,凤凰对眼前的卡索和弑神剑的欲望更加炽热。

  • 民俗专家谈端午与新疆渊源 2019-02-16
  • 李鹏国的行为是对善良的一种打击,暴露了资本主义的道貌岸然的虚伪本质,女白领的同情心是值得赞扬的,只有不够,没有毛病 2019-02-16
  • 恒大集团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02-13